郎洼网
文化 体育 综合 国际 时事 教育 娱乐 汽车 军事 社会 财经 科技 旅游 健康养生
郎洼网 > 娱乐 > ju111-洪秀全的奇葩癖好:专人为其揉肚脐

ju111-洪秀全的奇葩癖好:专人为其揉肚脐

ju111,洪秀全作为晚清崛起的枭雄,在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后,他大把大把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后宫事务上。

史料记载,1864年初夏,洪秀全去世之时,他有妻妾88人。天王宫另有数量更多的女官,但这些女官一般都有家室,不能算是洪秀全的妻妾或嫔妃。从早到晚,他就和这些妻妾、女官呆在一起。

港版电视剧《太平天国》中,洪秀全与妻子。

粗略估计,洪秀全大概是中国古代帝王中,在后宫管理上花最多心思的。何以知之?从《天王诗》中可见一斑。

《天父诗》出版于1857年,是太平天国的官书,共录有500首诗文,其中24首为杨秀清、萧朝贵所作,476首为洪秀全所作。洪秀全的这476首作品,并不是发展经济、整顿吏治的纲领,而是借上帝之口,为后宫定下的规章,包括行为准则和处罚细则。

这些文辞拙劣、带着客家方言的规章非常琐碎、细密,且看:

帕拨飞虫离五寸,一些挨着不殷勤。榨底飞虫来则扑,乱挨风大有处分。

《天父诗》中多处提到妻妾该如何为他驱赶蚊虫:一个扇头,一个扇脚,扇子(或手帕)须离洪秀全五寸,不能碰到他,也不能动作过大带出风来,否则就要受罚。

提教带御顾上身,文袍靴茶顾下身。统看教人顾主身,顾王身即顾尔身。

“提教带御”“文袍靴茶”都是专司某事的妻妾。这一首是说:洪秀全洗澡时,“提教带御”专为其清洗上身,“文袍靴茶”专为其清洗下身,她们必须像照顾自己的身体一样,伺候好天王。

小心弯远顾紧须,悠悠轻轻摸挨脐。脐上不挑是逆旨,为主万样好心机。

这首诗道出为洪秀全按摩时的动作要领:在肚脐附近轻轻地揉,不能碰到胡须!

洁嚏因何洁倒须,大胆不遵成乜妻。

这一句明显是训斥的口吻,大概是他的一个妻子为他擦拭鼻涕时碰到了他的胡子,因此大发雷霆之怒。

起眼看主是逆天,不止半点罪万千。低头垂眼草虔对,为得丈夫敬倒天。

看主单准看到肩,最好道理看胸前。一个大胆看眼上,怠慢尔王怠慢天。

以上两首,可以合并解释。洪秀全借此向妻妾声明自己至高无上的地位:我作为上帝的次子,耶稣的二弟,在人间乃为至尊,你们不能抬头看我的脸,看我只能看到肩头,看到胸前最合适,否则将犯下滔天大罪!

捧茶不正难企高,拿涎不正难轻饶。万样都是正为贵,速练正正福滔滔。

奉茶、拿痰盂都必须端正,拿歪了就会受到重罚。

天寒洁身最紧关,起身帕到草莫奸,四条燥帕伺候便,闲手不顾个个难。

“草”,指“心”。冬天,妻妾们伺候洪秀全洗澡要特别小心,他洗完站起,四条干毛巾必须马上为他擦身。如果动作不利索,就要遭难。

洪秀全画像。

下面再抄录几首,不一一解释了,大家感受下,洪秀全是如何要求妻妾伺候自己的:

新帕换二共八条,四洗四洁莫差毫。黄帕三十白绉十,扇各七烂换夜朝。

帕匙换教带玲珑,须面手汗帕不同。须面用新洁手旧,汗帕换开立锁封。

因何当睡又不睡,因何不当睡又睡。因何不顾主顾睡,因何到今还敢睡。

洗身穿袍统理发,疏通扎好解主烦。主发尊严高正贵,永远威风坐江山。

着袍离颈转面前,穿开袍袖乃两边。自今一个不遵旨,重责不准带金钱。

旧果放盘到明日,新果来时平匀食。新果未来有乱食,同从奏出有重责。

妻妾若是犯了一些鸡毛蒜皮似的小错误,洪秀全就会十分恼怒,怒了就要罚,于是有了著名的“十该打”:

服事不虔诚,一该打;

硬项不听教,二该打;

起眼看丈夫,三该打;

问王不虔诚,四该打;

躁气不纯静,五该打;

讲话极大声,六该打;

有问不应声,七该打;

面情不欢喜,八该打;

眼左望右望,九该打;

讲话不悠然,十该打。

“打”的方式很多,要看洪秀全当时的心情,包括靴踢、杖责、罚饿、挖眼、关禁闭等等。洪秀全所设立的最残酷的刑法,莫过于“煲糯米”和“烧硫磺”。

“无处不均匀,无处不饱暖”这句口号,未能保住洪秀全在历史上的正面形象。

“煲糯米”就是将获罪之人浑身裹起来,在油缸里浸泡片刻,然后点火,将其活活烧死。如“爷爷圣旨煲糯米,狗食糯米无更移”,洪秀全说设“煲糯米”之刑是上帝的旨意。

“烧硫磺”,将获罪之人以跪姿绑缚在大锅中,锅中注水,慢火烧水,直至臀股煮烂而死。如“跟主不上永不上,永远不得见太阳。面突鸟骚身腥臭,喙饿臭化烧硫磺。”

读读《天父诗》,我们可以了解洪秀全的心态和性格。洪秀全的失败几乎是注定了的,他醉心于后宫的管理和自我的享乐,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他都亲自制定标准,不厌其烦,而国家大事、万民福祉反被他弃置脑后。他站在天国阶级秩序的塔尖,骄奢淫逸,使得他曾经的宣言——“天下多男人,尽是兄弟之辈;天下多女子,尽是姊妹之群”——相当可笑。

洪秀全通过《天父诗》留给人的印象:他将自己视为后宫总管,他身上根本不具备高瞻远瞩、运筹帷幄的帝王气象,他是一个暴发的农民,是一个喜怒无常的的老妇人,是一个病态的完美主义者。

参考资料:中国史学会主编《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太平天国》

“小历史”关注众所周知的历史大事件中被忽略、被遮蔽的细节。更多精彩内容请添加微信公众号“小历史”(microhistory)。

上一篇: 美国影视表演会设博士吗?媒体:一般不设
下一篇: 宜宾柏溪城市发展重心已转移?城北新区迎来黄金发展期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 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2018-2019 callmeh.com 郎洼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