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洼网
文化 体育 综合 国际 时事 教育 娱乐 汽车 军事 社会 财经 科技 旅游 健康养生
郎洼网 > 社会 > 穿越70年,惠州人的生活原来发生了这么大变化

惠州市江北中央商务区高楼林立,交通繁忙,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氛围。就在20多年前,这里还是一个很少有人的海滩。

这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惠州美丽蝴蝶变化的缩影。70年来,惠州经济社会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惠州市统计局发布的《惠州统计年鉴》显示,惠州国内生产总值从1949年的1.12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4000多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109元增加到85,000元以上。

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等宏观经济数据相比,居民对不断增长的收入印象更深。

9月26日,《南方日报》和《南方日报》记者从国家统计局惠州调查小组获悉,根据家庭收支抽样调查数据,惠州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18年为39,574元,比1985年的747元高出52倍,年均增长12.8%,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后年均实际增长7.6%。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18年为21039元,比1985年的505元增长40.7倍,年均增长率为12.0%,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后年均实际增长率为6.9%。

从贫困到富裕

惠州市居民今年人均收入预计将超过4万英镑。

新中国成立前,徽州是一个贫穷落后的边远地区。即使在改革开放之初,惠州也基本上处于贫困和匮乏的状态。

据统计,1949年惠州的国内生产总值只有1.12亿元。1978年,惠州的国内生产总值只有6.8亿元左右,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360元,地方公共预算收入为5500万元。惠州是典型的经济薄弱城市,农业大城市,金融贫困城市。

随着改革开放的东风,惠州逐渐发展起来。1982年,惠州的国内生产总值超过10亿元。1993年,惠州达到100亿元。2007年,惠州加入“1000亿俱乐部”,2011年突破2000亿元,2014年突破3000亿元,2018年突破4000亿元,达到4103.05亿元。

随着总量的增加,人均水平和产业结构也不断改善。1949年,惠州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109元,1987年超过1000元,1997年超过1万元,2018年达到85418元。三大产业结构从1978年的55.8:20.8:23.4转变为2018年的4.3:52.7:43.0,从农业大城市转变为工业大城市。

经济发展也带来了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居民收入和支出作为反映民生发展的重要经济指标,见证了惠州经济的发展和惠州居民生活的腾飞。国家统计局惠州调查组二级科员孔源川表示,自1985年以来,惠州城乡人均可支配收入与惠州经济和人均gdp发展高度相关。惠州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促进和带动了城乡居民收入的增长,居民收入的增长也见证了惠州经济的巨大变化。

孔源川表示,从发展时间来看,惠州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01年超过1万元,2009年进入2万元门槛,2015年达到3万元,预计2019年将超过4万元。就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而言,2006年达到5000元,2011年进入1万元门槛,2018年超过2万元门槛。"从贫困到富裕,惠州城乡居民的收入逐年稳步增长."

孔源川表示,根据国家统计局相关指标的要求,实现小康收入水平的标准是:按2010年可比价格计算,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将达到2.5万元。经计算,惠州市居民2017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1,091元。以2010年为基期,扣除累计物价上涨因素后,可比价格计算的实际收入为26161.8元,达到小康水平。

从吃饱穿暖到新兴消费

去年,惠州每个农村家庭平均有3部手机。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居民收入的稳步增长,居民消费逐渐从过去的定量消费转向更高端、更健康的质量消费孔源川说,这些年来,惠州居民的支出证明了生活质量的飙升。

根据国家统计局惠州调查组的数据,从1985年到2018年,惠州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从720元增加到27773元,增长37.6倍,年均增长11.7%。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从446元增加到16900元,增长36.9倍,年均增长11.6%。城镇居民收入支出比从96.4%下降到70.2%,农村居民收入支出比从88.3%下降到80.3%。

"惠州恩格尔系数从贫困走向富裕."孔源川表示,恩格尔系数是食品总支出占个人消费总支出的比例。1985年,惠州市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为62.4%,处于贫困阶段。从1986年到1991年,它进入了温饱阶段。从1992年到1998年,恩格尔系数在40%-50%之间。1999年,它第一次进入小康范围。到2018年,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4.5%,但仍高于31.6%的省级平均水平。

农村居民方面,惠州恩格尔系数1990年仍高达64.8%,2003年首次降至50%以下,进入小康阶段。到2013年,恩格尔系数降至39.2%,达到富裕区间的门槛。2018年,惠州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8.3%,比全省平均水平高出1.7个百分点。

孔源川说,惠州居民的消费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1985年,惠州市城镇居民的温饱消费占总消费支出的66.3%,而交通、通讯、教育、文化娱乐仅占总消费支出的10.1%。到2018年,食品服装消费支出占总消费支出的比例为39.6%,下降26.7个百分点。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支出占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上升至26.3%,上升16.2个百分点。

此外,2018年惠州市城镇居民交通通讯支出为4215.2元,是1985年5.9元的713.4倍,年均增长率为22.0%,是八大消费支出中变化最快、增长最快的项目。

“这表明惠州居民在追求消费的同时也在寻求更多的附加值,需求水平已经从传统消费如‘吃饱穿暖’转向新兴消费如‘医疗+教育、文化和娱乐’。”他说。

从自行车到摩托车再到家用汽车,家庭交通的升级也显示了惠州居民生活水平和质量的提高。数据显示,到2018年,惠州城乡居民每百户拥有的汽车数量分别为76.1辆和43.0辆。

孔源川说,在过去几十年里,手机、空调、电视、洗衣机和其他家用电器也从以前的高端电器“飞进了普通家庭”。2018年,惠州城乡居民每百户拥有手机数量分别为293.3部和309.3部。

[记者]周桓

聂尹蓓

[作家]周桓

[消息来源]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

ued体育 贵州快三 黑龙江11选5 豪博娱乐 贵州快3

上一篇: 给紧凑型SUV市场来一枚“深水炸弹”,长安欧尚X7预售7.9
下一篇: 内蒙古查获7吨减肥"毒咖啡" 犯罪链条涉20余省区市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 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2018-2019 callmeh.com 郎洼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