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洼网
文化 体育 综合 国际 时事 教育 娱乐 汽车 军事 社会 财经 科技 旅游 健康养生
郎洼网 > 时事 > 清洁取暖补贴持续or退出?

财政补贴是关键地区进一步扩大围护结构和清洁供热的重要保证。三年试验期结束后,如果国家取消补贴,冬季是否会有散煤再燃烧取暖成为业界关注的问题。目前,优化现有补贴政策,建立补贴退出机制,已成为北方地区可持续推广清洁供热的紧迫任务。

自2017年5月以来,国家启动了中央财政支持北方地区冬季清洁供暖试点项目。过去三年,北方清洁供热试点城市数量增加到43个,中央政府投资351.2亿元。煤炭控制研究项目组相关人员指出,重点地区清洁供热超过1200万套,没有强有力的资金支持是无法取得成效的。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在北方实施清洁供热工作,在过去两年里,地方财政投入远远超过中央财政支出。据煤炭控制研究项目组统计,2017-2018年,中央财政补贴资金总额达199.2亿元,地方补贴资金总额为555.09亿元,是中央财政资金的2.8倍。其中,2017年北方共有12个清洁供热试点城市,中央财政补贴资金60亿元,12个城市地方政府补贴资金226.29亿元(含省级补贴资金),是中央财政资金的3.8倍。2018年,试点城市数量扩大到35个,中央补助资金139.2亿元,35个试点城市(含省级补助资金)328.8亿元,是中央资金的2.36倍。第二批23个试点城市平均地方政府投资需求26.32亿元,最高58.35亿元(长治),最低3.6亿元(淄博)。

“总的来说,尽管中央政府给予了奖励和补贴,但地方政府投资更多,建设投资的压力普遍更大。”煤炭控制研究项目组核心成员、自然资源保护协会高级顾问杨富强指出,现阶段北方清洁供热工作严重依赖补贴。无论是建设补贴还是运营补贴,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都在不断加大。

在中央和地方补贴政策的大力支持下,试点城市清洁供热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然而,现行补贴政策也有其不足之处。日前,煤炭控制研究项目组发布的《2019年中国散装煤综合控制研究报告》对此进行了具体分析。

首先,中央补贴标准没有充分反映城市之间的差异。在现行补贴政策下,地方财政支出远远超过中央财政补贴,试点地区发展水平和经济条件的差异决定了地方政府财政补贴能力的差异。这些差异没有充分反映在现有的补贴政策中。

其次,补贴政策缺乏指导和精确设计。首先,现行补贴政策的技术导向不够。从技术路径的选择来看,现阶段国内补贴政策的设计主要是为了解决替代散煤的问题,对技术改造,特别是中长期技术改造考虑不足。补贴政策没有充分考虑使用不同技术的成本差异。大多数试点城市对不同的“煤电”技术享受相同的补贴标准,甚至对“煤气”和“煤电”的最高补贴金额也是相同的。其次,补贴政策存在“搭便车”现象,特别是电价和燃气价格补贴。最后,目前的补贴没有对不同经济水平的用户采用不同的补贴标准。

第三,需要加强可再生能源供暖的经济激励政策。在北方35个清洁供热试点城市(前两批试点城市),所有城市都制定了明确的“煤电”和“煤气”补贴政策。补贴包括一次性投入(设备补贴)和使用补贴,其中“煤电”和“煤气”设备补贴一般超过50%。在35个试点城市中,石家庄、衡水、太原、郑州、鹤壁、菏泽、洛阳、焦作、濮阳、Xi安、咸阳等11个城市制定了有针对性的激励政策,促进生物质能、太阳能、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在供热领域的应用。天津、邯郸、沧州等三个城市明确表示,可再生能源供暖补贴主要是指“煤制气”或“煤制电”的补贴政策。其余试点城市没有提出明确的补贴政策和标准。

“清洁供热成本主要是建筑成本和使用成本。清洁供热费用分摊原则包括效益原则、公平负担原则、用户负担原则和资产所有权原则。地方政府、中央政府、居民和企业是分摊清洁供热费用的主体。”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研究所投资绩效评价办公室主任宋玲玲在第四届中国散煤综合治理大会上指出,在三年试点期结束后,清洁供热试点城市应继续给予居民补贴,并建立补贴逐步退出机制。

宋玲玲表示,在优化政府补贴政策时,应促进中央补贴的公平性,以减轻人口多、任务重、经济落后的城市的补贴压力。在优化企业补贴机制时,应强化企业的主体责任,从市场角度出发,通过扩大市场规模、缩短审批流程等方式扩大企业未来收入,以间接补贴为主作为补贴方式;在优化居民补贴时,应充分考虑住宅建筑节能水平和改造成本、清洁供热改造成本(包括一次投入和运行成本)、居民一般收入水平和清洁供热费用负担能力等各种因素,建立经济水平、技术和倾向性不同的补贴标准。

记者从煤炭控制研究项目组了解到,目前,清洁供热重点领域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三年补贴结束后,居民的使用成本是否负担得起,如果负担不起,如何维持补贴。根据煤炭控制研究项目组的现场调查结果,相当多的村民表示,取消价格补贴后,他们将无法承担清洁供暖的费用,有可能恢复烧煤。宋玲玲建议建立补贴退出机制。如果居民没有补贴,很难继续给予补贴。随着居民收入的增加,补贴应该考虑逐步退出倾斜。

此外,《2019年中国散装煤综合治理研究报告》建议,政府补贴应建立基于经济水平的固定产出补贴标准。清洁供热建设项目实施后,中央政府可以考虑撤销补贴。居民的使用补贴或运营补贴由当地政府承担。(记者:俞薛华)

陕西11选5 pk拾app 甘肃快三 网络彩票平台

上一篇: 为乡村振兴投一票
下一篇: 国内媒体:CBA20-21赛季工资帽上限4800万元 球员顶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 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2018-2019 callmeh.com 郎洼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